17年前获得总统特赦,苏炳坤为何还要向高院申请再审?

(中央社)
31年前被控抢银楼的男子苏炳坤,当时遭判刑15年徒刑定谳、入狱2年,后来在2000年获得当时的总统陈水扁特赦,罪刑宣告「无效」。但苏炳坤不甘心,认为总统特赦给他清白,司法没有,向高等法院声请再审,要求司法还给他一个无罪判决,高院也在今日开庭,认为这样的案子具有法治教育意义,也特许媒体进入拍摄。

苏炳坤案源于1986年3月,两名蒙面歹徒到新竹一家银楼抢走金饰32.79两,店家也遭歹徒持刀砍伤,检警循线逮捕主嫌郭中雄,郭中雄自白却指苏炳坤为共犯,新竹检方在同年7月间起诉苏炳坤,经法院审理,最高法院于隔年3月判决苏炳坤15年、郭中雄16年徒刑定谳。

综合媒体报导,苏炳坤因为自己没犯案,于是展开逃亡11年,直到1997年,他到桃园林口看病,才遭警方逮捕,于6月入狱。期间苏妻四处奔走陈情,期间检察总长也因为证据疑点重重,为苏炳坤提出4次非常上诉、也向台湾高检署声请4次再审,均遭驳回。

1999年10月,苏炳坤入狱2年多,因眼疾而保外就医,民间司改会在2000年5月,邀集立委谢启大、主任检察官的彭南雄和曾调查苏案的前监察委员翟宗泉共同开记者会为苏炳坤喊冤。监察院调查报告也指出,承办苏案的检、警和法官仅靠被告自白,就判苏炳坤15年,显有违失。

不过,国际人权日,当时的法务部政次谢文定代表总统陈水扁和法务部长陈定南,把特赦令亲手交给苏炳坤。但苏炳坤认为,特赦只有免刑,不必再入狱,自己还是有罪的人,因此声请再审。

在冤狱平反协会帮助下,苏炳坤第5度声请再审,高院认为本案不仅攸关苏男本身权利,更深具历史意义以及教育价值,准许媒体在法庭活动正式开始前,进入主法庭拍摄。

苏炳坤在庭上哽咽说,虽然总统特赦他的罪刑,但不代表无罪,还他清白,他不甘心,才来声请再审,请求法官裁准并查明真相,还他清白。

回想起30多年前,被警方突然带走的那一刻,苏炳坤仍然心有余悸,好好在家,却被指做强盗犯,整个人生因此变了调。苏炳坤说,「30几年来,我真的天天都是心很不甘,我那幺好的事业、那幺好的人生,真的一夜之间都被毁掉。」

因为坐牢,让苏炳坤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好不容易回到家,苏炳坤一家全都哭成一团,当时的总统陈水扁,虽然让苏炳坤罪刑全免,但对苏炳坤来讲他想争的,是一个无罪判决,请求高院能再审翻案。

若苏炳坤获判无罪确定,曾入狱2年多及收押2个月,共943天都可以视为司法违法限制人身自由。若以每天5000元计算,苏炳坤可争取冤狱赔偿金共471万5,000元。

合议庭于庭上列出本案争点,让检辩陈述意见,近日将做出裁定。

公诉检察官:特赦之后,如何再审不存在之「罪」?

不过,公诉检察官认为,苏炳坤律师团提出的争点,之前提起非常上诉、再审大多被驳回,并非新事实、新证据,而若以现今的严格《证据法》去检视31年前办的案,恐有「用清朝的剑、斩明朝的官」之讥。

检方也强调,基于个人感情,他同情苏炳坤,但是检察官为公益代表人,依法苏炳坤已被总统特赦罪刑, 是连同「罪」与「刑」都免除,如何对不存在的「罪」声请再审?检察官表示,这在逻辑上不通,实务上也没有这样的见解,若高院裁准再审,他将提起抗告,让最高法院做出法律上的见解。

苏炳坤的律师罗秉成则向检方喊话,要他「倾听自己真实的声音,别再让当事人受折磨。」要检方应撤回起诉、承认自己错误。苏炳坤开完庭受访表明,他这幺好的人生,都被毁掉了。如果能选择,当年他宁可不要阿扁的特赦,他要争取的是无罪判决。

上一篇: 下一篇: